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逗号

开阔眼界,拓宽思路。沟通交流,快乐共度。

 
 
 

日志

 
 
关于我

出生在辽宁锦州义县的一个小山村,高中毕业后在农村劳动两年。1974年来到北京航空学院上学,毕业后留校,1979年来到国家某部,一直工作到退休。1998年开始接触网络,目的就是广交朋友,也确实体会到了友情和快乐。我对博客和网络的理解是:阅读、沟通、交流与分享!

理发的故事【短篇小说】  

2017-12-20 12:51:57|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上午想理发,现在人通常的习惯就是到理发店去,往理发椅上一坐说,理发。然后过来一个女人在头上摸摸,胡乱剪几下,而后洗洗头,最后收拾一下就完事。我忽然想起儿时理发,那时候封建思想比较普及,男人忌讳女人在头上摸来摸去,认为那样会倒霉,男理发员后面排着长队,女理发员后面无人问津,连小男孩也不会让女人摸头。
         那天,那个女理发员看我是个孩子,觉得好糊弄,就对我说:“四少爷,你过来,我替你理发。”
         我说:“不让女人理发,女人摸了头会倒霉的。”
         女理发员说:“四少爷,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封建?你妈给你做饭你吃不吃,你妈给你洗衣服你穿不穿?谁告诉你女人就不干净了?小孩子不学好!”
         我说不过她,但是我说:“我反正不让你摸我的头。”
        上一次理发有些时日了,大概是刚搬迁那会儿,天热,头发长,头皮痒就想到去理发,小区河对面有一家店面豪华的理发店,名字更吓人——发型研究所。我初来乍到,也不太熟悉,胡乱就走进去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面带笑容问:“老先生,您想做一个什么样的发型?”
        我笑着说:“我一个老头儿,头发没几根,就是一个秃瓢,胡乱剪几下就了事了,哪里还有什么讲究?”
        年轻漂亮女人煞有介事地说:“老先生,您错了,头是人最重要的地方,可不敢马虎,必须认真对待,我观察您的头发是向左边梳理的,可见您这个人绝不是一般人,不是领导就是文人。”
        我哈哈大笑着说:“小姑娘,小小年纪不学好,我一个糟老头儿既没当过领导也没有文化,你剪短点儿就完了,别学着赵本山那张油嘴滑舌忽悠人,无非是想多挣我几个钱,我是穷人别打我的主意!”
         小姑娘不再说话给我围上围巾,头上喷水,梳理,修剪,不一会儿就完事了。我问:“不刮胡子吗?”
         小姑娘说:“老先生,您真的没文化吗?我们这儿可不是理发店,是发型研究所,只负责整理发型。”
         我想起猪八戒说的,入乡随俗,人家是研究所,你让人家给你刮胡子,那不是对人家的侮辱吗?算了,这一次走错门了,下次不往这儿瞅了。
        等到付款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理发费竟然要五十元,我一个退休的糟老头儿,一个月就拿几个少的可怜退休生活费,哪里经得起这种高消费?而且这里根本就谈不上服务质量,我曾经在人民大会堂理发厅理过发。
       那一年,我们施工队途经北京,几个老工人一定要去人民大会堂理发厅理发,我年轻拗不过老师傅,只好一起去了,往理发椅上一坐,理发员过来详细询问你喜欢什么发型,你对哪种洗发膏过敏,你希望哪一位理发员为你服务,那真的是做到仁至义尽。理发除了剪发刮胡子,还替你刮耳廓,修剪眉毛,剪鼻毛,挖耳朵,揉肩,捶背,拉伸胳膊。我们中间有一位老师傅是癞痢头,头上一根毛也没有,理发员直接给他洗头,他当场就不干了说:“我付同样的钱就应该享受同样的服务,你去把你的领导叫来!”
      理发员没法真的去把领导请来了,那领导也不含糊,直接拿起理发工具就替癞痢理发,人家剪发,领导也替癞痢剪发(因为实在无发可剪,做个样子。)人家用剃头刀刮头皮,领导也替癞痢刮头皮(不过不敢真刮,癞痢头皮坑坑洼洼,弄不好就刮伤了,只是做点便面文章。)人家理完发上发蜡,领导也给癞痢稍微抹一点,最后连定型的电吹风也用上了,(不过不敢真吹,怕烫伤了癞痢,也无发可定性。)
      理完发走出理发店,大家捧着肚子笑癞痢说,你他妈的这不是跟着洋人造反吗?一根毛也没有理什么发嘛?
       癞痢红着脸梗着脖子说:“老子就是想享受一回当国家领导的待遇,怎么啦?”
      癞痢理发成为我们施工队一个典故——我付同样的钱就应该享受同样的服务。
      人民大会堂理发厅良好的服务质量也给我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那确实是能代表国家标准,以后再也没享受过那样的服务了,可是发型研究所的价格却比人民大会堂理发厅高出十倍以上,你上哪儿说理去?
      今天,我突发奇想找一个地摊理理发,不过我深知地摊理发那个盆那个毛巾都没经过消毒,不太卫生,如果他给某个有传染病的人理过发,再给你理发那后果不堪设想。
       我看到集贸市场一角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一把竹制折叠躺椅,一个钢筋焊制的洗脸盆架,上面坐着一个不锈钢洗脸盆,一个蜂窝煤炉上烧着一壶开水,简易的理发器具,理发员焦虑的神色说明他境况欠佳,我问:“理发要多长时间?”
      他听成了要多少钱?于是回答我说:“五块钱。”
      我说:“我赶时间,要去接孙子放学,问的是时间。”
      他诚恳地说:“最少不得少于20分钟,一套程序必须走完。”
      我说:“行吧,不过不洗头,刮胡子只能干刮。”
      他说:“我看得出来,您很讲卫生,我按您的要求就是了。”
      他认真地给我修剪头发,刮胡子,刮耳廓,修剪眉毛,剪鼻毛,挖耳朵,按摩头部,揉肩,捶背,拉伸胳膊,整个一套程序完整做完,看了一下手表说:“没耽误您的时间。”
     我完全没想到花五块钱享受了国家级的待遇,我们这一代人总是信奉,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但是现在似乎吃不开了,按照这个理发员的手艺和服务质量他完全可以登大雅之堂,可是他却在地摊谋生,那个所谓的发型研究所根本就没有服务质量,完全靠忽悠立世却日进斗金,看来我这个糟老头儿真的是落伍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