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逗号

开阔眼界,拓宽思路。沟通交流,快乐共度。交流在乎网名和是否有自己的头像。

 
 
 

日志

 
 
关于我

出生在辽宁锦州义县的一个小山村,高中毕业后在农村劳动两年。1974年来到北京航空学院上学,毕业后留校,1979年来到国家某部,一直工作到退休。1998年开始接触网络,目的就是广交朋友,也确实体会到了友情和快乐。我对博客和网络的理解是:沟通、交流与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张灵甫74师失败原因:骗国军被俘遭剥皮活埋  

2017-03-15 06:44:44|  分类: 奇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7年5月16日孟良崮战役结束,华东野战军全歼国民党军整编第七十四师3万余人,中将师长张灵甫被击毙。
  战后,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陈毅等领导,指示华野政治部联络部抽调20多名得力干部,向被俘的整编第七十四师军官调查该师的历史沿革、组织编制、官兵的成分和素质、部队训练、新兵补充、参谋、补给和卫生业务、参加过的历次重大战役经过及检讨、惯用战法、该师在战略战术上对解放军的研究和对策、政治工作等方面的情况。调研历时3个星期,编成的调研稿达3万余字。
  陈毅为调研稿题词:“实行以战教战,打一仗进一步,总结战斗经验,提高军事学习。”主持整个调研工作的华东野战军政治部副主任钟期光为调研稿题写书名:《蒋军七十四师的调查研究》。华野政治部联络部部长吴宪写了《前言》,指出:“蒋军‘五大主力’之一、‘精锐’之‘精锐’,并被蒋介石选为‘建军模范’的整编七十四师,在反共反人民的乱命驱使下被我军干脆歼灭了。由于该师建军历史较久,以及美国亲加训练,所以不论在军事技术上、管理教育上、组织编制上、供给卫生上……都有比较完整的一套,足以作为蒋军主力部队的典型供我研究。在‘以战教战’‘取人之长,补己之短’的原则下,发起全军研究七十四师,对今后我军战术改进与对蒋军研究,将有所帮助……”
  欺骗宣传
  为了掌控部队并驱使广大官兵为蒋介石卖命,整编第七十四师的师部、旅部、团部等都成立了政治工作机构。师政治部主任为少将,旅政治部主任为少将或上校。
  从1947年4月1日起,师政治部改称新闻处,处长为上校,副处长为中校,秘书长亦为中校,少校秘书两人。下设第一科,掌理文化教导和士兵教育工作,并附属一支演剧队。科长为中校,少校和上尉科员各一人;演剧队设少校队长一人,中尉队员三人,少尉、准尉队员若干人。第二科负责掌理民众组织训练、政工、情报等工作,并附设新闻工作队,根据科长意图执行任务。
  旅政治部改为新闻室后,设中校主任一人,但可以以上校任用,下设中校、少校干事三人,上尉、中尉助理干事两人,以及书记、司书等人。负责全旅的政治工作。
  团政工室改为新闻室后,设中校或少校主任一人,少校干事一人,上尉干事一人,少尉司书一人。负责全团的政治工作。
  连设训导室,设中尉指导员一人,负责教育士兵,了解部队政治情况,搜集战斗中官兵的表现,进行奖惩。
  因部队主官轻视政治工作,该师老的政工人员颇感苦闷。加之为了完成军事任务,稳定士兵情绪,不得不在纪律上更加放纵,对拆毁民房、砍树、抢粮等听之任之。政工人员上课训导行不通,反被人讽刺为“卖狗皮膏药”。另外,政工人员负有暗中监视主官之职,造成互相猜忌,互不信任,如整编第五十七旅17个连队指导员中,11个与连长关系紧张。
  政治工作机构改为新闻处(室)后,上级规定政工人员由部队主官领导,政工人员的军阶也降低了一级。政工人员认为是听人摆布,大为不满。一些政工人员不愿再干,积极往来于徐州、南京等地活动调任。许多人感到搞政工吃不开,搞军事怕危险,有的公开要求编遣复员,多数采取混日子的态度,得过且过,月终写一份工作报告应付了事。
  该师为了鼓舞官兵士气,对宣传工作甚为重视,曾下达命令予以强调,宣传中心是“促进绥靖”“揭露中共黑暗,阐明中央德政”。部队政治教育内容主要有:
  抗战八年已获胜利,大家都是抗战功臣,部队进行整编复员,政府发给退役金、旅费、证明书,这样回家也不亏抗战八年。如若逃亡离队,则八年抗战的功绩均付诸东流(该师被投入内战后,士兵逃亡现象严重)。
  提倡自动、自觉、自爱的“三自”运动,启发官兵的自尊心。强调抗战八年都在农村,现在到了南京等大城市,要自尊自爱,并禁止请假。进攻苏北,就是保卫南京,保卫领袖。
  宣传共产党不遵守军事调处,企图赤化中国,推翻政府,篡夺抗战胜利果实,破坏交通,使我们不能复员。我们要过好日子,便要消灭共产党。到鲁中觉得生活苦,就提出:“共产党打不平,便不能过好生活”,“没有共产党,我们哪会吃这样苦,都是共产党害的……”
  强调本师装备精良,有美国援助,以增强官兵胜利信心。该师在传单上写道:“过去我们在雪峰山打垮小日本,轰动了全世界,去年和今春收复了整个苏北、鲁南,又博得全国人民赞美;现在沂蒙山恰像雪峰山,我们要整齐步伐,建立第二个雪峰山一样的伟大战绩。”
  进行所谓“气节”教育和“尚武精神”教育,号召士兵保持抗战军人荣誉,宁死不屈,不做共产党的俘虏。孟良崮战役前,张灵甫在临沂进行动员时,号召官兵不要忘记本师是王佐公(王耀武)一手培养出来的“王牌军”,是国军“精锐中的精锐”,是“五大主力”之首。
  歪曲事实,进行欺骗宣传。如第一次涟水战役后,张灵甫故意夸大解放军兵力,说:“这次共产党有九个师,我们只有两个旅(师),兵力过于悬殊”,“国民大会开幕,中央下了停战令,我们遵令不打,不能算是失败,而是我们守信义”。张灵甫还造谣说:“这次涟水战役,共军之所以打得顽强,因为有六百名日本战俘替他们守城。”以致该师一七二团二营营长胡力奋被俘后,还向解放军提出要看看日本人,可见对于欺骗宣传中毒之深。
  严密控制
  除了欺骗宣传外,整编第七十四师对官兵的控制也非常严密。
  成立督战队。团由特务排负责。在连队,如果有一个排不愿作战,连长可指挥另两个排解决之。班进攻时,班长掌握机枪,掩护副班长带领步兵冲锋。如有后退者,班长则以机枪扫射之,迫使士兵只有前进,不敢后退。
  规定干部轻伤不准后退,否则以临阵退缩论罪。如负重伤不能再战,排长须呈报营长,连长负伤须呈报团长,营长负伤须呈报旅长,经批准后才可离开前线,并规定不得携带传令兵,以免影响部队战斗力。
  士兵负伤如离开阵地,必须经连长批准,并交出武器弹药,再由连长发给许可证,否则卫生队不收容。
  作战不力而应就地正法者,授权团长对副团长以下,营长对副营长以下,连排长对副连排长以下,可以先斩后奏,并恪遵“连坐法”执行。规定:新兵逃亡抓回者,即行枪决,还规定新兵不得随便乱跑,不准请假,发动老兵对新兵严加看管。
  连队成立“政工情报锄奸组”,组长由指导员担任,选择士兵五至十人参加,主要任务是防止共产党的兵运、工运、学运,积极侦察共产党的活动,随时制定对策并打击之,并对官兵的思想动向及时进行考查、上报。
  1946年七八月间,整编第七十四师开抵内战前线后,张灵甫成立了一个精神小组,从师部到旅、团、营、连都秘密选择了若干“忠诚可靠”的官兵参加,经批准后正式入会,还要宣誓,誓词为:“不怕死,不贪生,不投降,不屈服,拥护蒋委员长,为三民主义奋斗到底,消灭共产党,建设新中国。”每连有一二十人不等。张灵甫曾说:“同一个排的精神小组成员,见排长畏缩不前或后退,可当场格杀。同连组员见连长临阵后退,可格杀。以上类推,如我本人临阵不前,你们也可以打死我。”有个连长曾对部下说:“现在连内有精神小组,是团长亲自选定的,我也不知道是哪个,今后大家注意点。”这项举措造成士兵心怀畏惧,互相猜疑,人人自危。
  尽管采取了这么多的措施,但整编第七十四师于1946年9月开抵徐州参加内战后,官兵厌战情绪仍日益严重,战斗力不断下降。两淮战役中,该师并未遇到解放军主力,却损失了3000人,不得不承认解放军也有相当的战斗力。两次涟水战役,该师伤亡8000余人,从南京来的老兵伤亡过半。
  由于不断深入解放区,整编第七十四师广大官兵感到过去上级宣传的共产党“杀人放火,共产共妻,破坏交通,对被俘国军都要惨杀、剥皮、活埋”等等,都是谎言。
  共产党、解放军对敌人实行的正确政策和平、自卫、宽大、合作,也对整编第七十四师官兵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对国民党军战俘,不论军官士兵,不论嫡系非嫡系,不论他们过去是否危害过解放区,一律不杀害,不打骂,不侮辱,不没收私人财物,负伤者予以治疗,要求回家者发给路费,更是极大地促进了该师官兵对共产党、解放军的正确认识,瓦解了其士气。
  国民党上层对官兵生活的照顾及抚恤,做得越来越差,也造成了军心涣散,厌战情绪日盛。国统区纸币贬值,物价飞涨,薪饷不够保障家属的温饱,“开门七件事没有着落”,“家无隔夜粮,三餐吃不饱”。编余军官甚至流落街头,狼狈求乞。战伤者的医治,战死者的抚恤,都腐败不堪。官兵们哀叹:“打生打死,落得如此下场,哪里还有上火线拼命的劲头呢!”
  两次涟水战役后,整编第七十四师伤亡惨重,元气大伤。紧接着,友邻整编第六十九师2万余人全部被歼,中将师长戴之奇被击毙。整编第七十四师官兵都不愿北上,张灵甫也曾电请南回休整,可是未获批准。张灵甫在发给整编第十一师师长胡琏的电报中曾说:“匪军无论战役战斗皆优于国军。数月来,匪军向东则向东,往西则往西。本军北调援鲁,南调援两淮,伤亡过半,决战不能,再过年余,死无葬身之地矣!”
  此时,张灵甫对部队采取了更加严密的控制,进行了更多的欺骗宣传,并在兵员补充上、武器装备上争取上级更多的支持。尽管他煞费苦心,采取多种措施来提高部队的士气和战斗力,但该师战斗力仍不断下降。一七三团准尉副排长李汉田说:“士兵作战时的士气,完全靠后面主官督战,谁后退就打死谁。可是,刚被抓壮丁补充来的新兵,又不知道为什么要打仗,在枪林弹雨中怎会不怕呢?后退固然不敢,就只得伏在地上不动,还枪当然更谈不上了。”
  以这样的士气和战斗力来对阵英勇的解放军,整编第七十四师就是不被消灭在孟良崮,也会被消灭在其他地区。该师中校参谋主任邢炳威被俘后说:“七十四师已经不是抗日时期的七十四师了。你们解放军总称我们是‘王牌军’,是‘精锐中的精锐’,委实是太高抬我们了。七十四师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内战战场够了得起的国军,也实在太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