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逗号

开阔眼界,拓宽思路。沟通交流,快乐共度。

 
 
 

日志

 
 
关于我

出生在辽宁锦州义县的一个小山村,高中毕业后在农村劳动两年。1974年来到北京航空学院上学,毕业后留校,1979年来到国家某部,一直工作到退休。1998年开始接触网络,目的就是广交朋友,也确实体会到了友情和快乐。我对博客和网络的理解是:沟通、交流与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再婚后的李清照为何又离婚  

2017-03-20 18:07:24|  分类: 关于女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个离婚率高居不下的年代,离婚对于我们来说已经见惯不怪了。但是在尚处于封建社会的宋朝,离婚就显得有些另类了。然而,即使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女词人李清照还是选择了与自己的再婚丈夫张汝舟离婚,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在宋朝所有的离婚案例中,最著名的有两例,一例是李清照与其再婚丈夫张汝舟,另一例则是后来的陆游与唐婉。不过这两例离婚案件又有所不同,陆游与唐婉的分开纯属迫不得已,若不是陆母的强势干预,相信他们会一直白头到老,而李清照与张汝舟之间,是李清照提出要离婚的,这是为什么呢?
  众所周知,李清照的前夫是赵明诚,两人自从结婚后就恩爱缠绵,琴瑟相和,一直被后世传为佳话。
  李清照18岁时与太学生丞相赵挺之子赵明诚结为连理。婚后,两人志趣相投,感情融洽,时常互相切磋诗词文章,共同研究和收集钟鼎碑石。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夫妻两人经常为了搜集名人书画和古董漆器而“食去重肉,衣去重彩,首无明珠翡翠之饰,室无涂金刺绣之具。”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夫妻两人还会相伴去都城开封的相国寺一带的集市上去寻访金石书画,只要看中了,便倾囊购下。在两人的合力经营下,他们的书斋“归来堂”,单是钟鼎碑碣之文书就达到了两千多卷。
  后来赵明诚编纂《金石录》的时候,李清照又给予他全力支持,凭借其广博的古董知识和出众的记忆力,每当丈夫遇到问题时,李清照总能帮其解决。夫妻俩如此夫唱妇随,相处和谐,彼此之间的感情也越来越深。
  也许越是美好的开始,往往越会有着悲惨的结局,1129年,赵明诚死于湖州,一段将近三十年的美满姻缘就此落幕。
  丈夫赵明诚的死给李清照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在加上当时的北宋刚刚灭亡,战乱不断,李清照行无定所,身心憔悴,不久又嫁给了一个叫张汝舟的人。
  古代女子对贞洁看得极为重要,即使丈夫去世,也会为了守贞而不再改嫁,向来心性高洁的李清照怎么会选择改嫁呢?关于这个,史说不一,不过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身处乱世,而李清照身边又带有之前收集的金石古董,因此愈觉得一个人生活的艰辛,在加上丈夫赵明诚的《金石录》尚未完成,李清照希望自己能代替他去完成,于是在权衡再三之后,她选择了对她仰慕已久的张汝舟。
  李清照刚刚接触张汝舟的时候,觉得此人也是个彬彬有礼的君子。结婚后的一段时间里,张对她也是照顾周到,不过,张汝舟对李清照不同于赵明诚,他看中的实际上是李清照身边所携带的文物,在李清照并不愿意将这些东西与他共享时,张汝舟很快就露出原形。李清照在乱世之中始终携带这些沉重的文物,自然将其与自己的生命等同,断不肯轻易失去。但是张汝舟认为:你既嫁我,连你的人都是我的,你所拥有的东西当然也就是我的了。双方立场的不同导致了他们在文物支配权上闹矛盾,彼此间的裂缝也越来越大,最终同床异梦。
  张汝舟在发现自己并不能完全让李清照屈服后,开始恼羞成怒,最后完全顾不上文人所应该具备的风度,对李清照拳脚相加,大打出手。李清照是视人格比生命更珍贵女子,自然无法忍受张汝舟如此这般的对待,便下定决心要与张分手。但是在封建社会,女人要离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无奈之中,李清照走上了一条绝路:而她自
告发张汝舟的欺君之罪,己也因此招致了牢狱之灾。
  原来,张汝舟科举考试是通过作弊过关的,在娶了李清照后,张一时得意,就将这件事拿来夸耀。李清照在找不到其他更好办法的时候,只好选择走这条对自己也没有好处的路。依照当时的法律,女人告丈夫,无论是对是错,都要坐牢两年。李清照是一个对感情生活要求极高的人,绝不肯凑合,因此她宁愿与张汝舟闹得鱼死网破也不肯受精神的奴役。她在给友人的信中说:“猥以桑榆之晚景,配兹驵侩之下材。”
  官司结果出来后,张汝舟被发配到柳州,而李清照依照法律也要坐牢两年。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可能是李清照的名声太大,此事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再加上自己家人和赵明诚家族的帮忙,李清照只坐了九天牢便被释放了,但这件事对她的打击也相当严重。
  出狱后,李清照立即给营救她的亲戚写信,除了表达感激之情,其中也不乏担心自己名誉的句子:“清照敢不省过知惭,们心识愧。责全责智,已难逃万世之讥;败德败名,何以见中朝之士”;“虽南山之竹,岂能穷多口之谈?惟智者之言,可以止无根之谤”。在如此沉重的名誉负荷下,女词人悄悄地进入了老年。由此我们可以更深入地懂得她写于晚年的代表作如《声声慢》了,也更理解发出“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的感慨时的李清照,在心理上背负着多么沉重的包袱。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