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逗号

开阔眼界,拓宽思路。沟通交流,快乐共度。广交朋友,友谊永驻。真诚坦荡,友好相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在锦州义县的一个小山村,高中毕业后在农村劳动两年。1974年来到北京航空学院上学,毕业后留校,1979年来到国家某部,一直工作到退休。1998年开始接触网络,目的就是广交朋友,也确实体会到了友情和快乐。我对博客和网络的理解是:沟通、交流与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宋美龄:我爱的男人已经结婚  

2017-03-23 19:53:17|  分类: 奇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宋美龄的择偶观考量蒋、宋结合算不算政治婚姻。



  图注:1927年蒋介石与宋美龄结婚。

  短史记第37期

  作为近代最受瞩目之婚姻,蒋、宋之结合,自其伊始,即流言蜚语不断。近者,如所谓“宋美龄本已与刘纪文订婚,蒋介石系第三者插足”;远者,如“宋美龄与美国总统特使威尔基偷情蒋介石带兵捉奸”、“蒋介石搞婚外情宋美龄远走巴西”,抗战末期一度闹得沸沸扬扬。

  上述流言,如今已证实全系伪造。如刘纪文之子曾公开辟谣:“坊间传闻我父亲在美国留学期间与宋美龄订婚,但其实我父亲从未去过美国留学,他是在英国剑桥留学。与我父亲订婚的是古应芬长女古婉仪。”①杨天石先生则用详尽考据,证明了所谓“宋美龄与威尔基偷情”毫无可信度,“编造得极为拙劣、低下”。②

  至于“蒋介石搞婚外情”,按蒋氏夫妇当日判断,背后实有政治阴谋。考虑到该种阴谋之危险,蒋氏夫妇曾于1944年7月5日举行茶会,约集包括政府各院院长在内的高级干部及欧美人士60人,“坦白说明外间之流言蜚语与敌党阴谋之所在” ③。以一国元首之身份,为个人之“绯闻”,召集如此高规格“辟谣”会,可谓史上罕见。堪与其比者,或许唯有林彪在政治局会议上证明“叶群在我结婚时,是纯洁的处女”。④

  上述谣言之外,迄今仍存争议未有定论者,莫过于蒋宋之联姻究竟是否政治婚姻。蒋对宋之感情,其日记已有详尽之交待,确实存在真爱。⑤宋对蒋之感情如何,却因宋氏生前宣称“把一切交给上帝”,不接受口述访问,亦未曾留下日记类资料,故予人扑朔迷离之感。



  图注:1938年(左)、1943年(右),宋美龄两次登上《时代》封面。

  所幸的是,宋氏青年时代曾与其大学好友Emma DeLong Mills女士有过不少书信来往⑥。通过这些原始资料,不难窥见青年宋美龄的基本择偶观。建基于此种择偶观基础上的宋、蒋结合,能否算作政治婚姻,亦不难得出一个客观的结论。

  1917年6月,宋美龄毕业。在回国的轮船上,曾遇到一位令她“神魂颠倒”的外国建筑师Mr?Van Eivigh。二人相处仅十余天,即进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在给Mills的信中,宋氏将Mr?Van Eivigh称作“我的命运”,但“家人因为他是外国人而瞧不起他,好像他是个野蛮人”。心情郁郁的宋氏对Mills说道:“既然我不能和我真正在乎的人结婚,我也不会和其他任何人结婚,除非是为了名声和金钱。”⑦

  因家长反对,宋氏这段感情历时半年,无疾而终。大约同期,宋氏感情世界里还有一位HK先生。HK出自权势家庭,其父是上海兵工厂总办。二人在美国读书时彼此喜欢,有过约定;宋氏回国后,HK常来看她,但宋氏对他已转向冷淡,最后发展到拒绝相见、努力回避HK的程度。宋氏曾向Mills谈及其与HK的尴尬处境:

  “昨天,我午饭后与林方慧一起回她住的宾馆,HK正好在等她,我先看到他,立即放下东西逃走了。方慧追上我,我只好回去。我不知为什么,但我确实不想见到他。我心里因尴尬而痛苦的滋味只有天知道。我没有理由这个样子。我们两个都冷漠地客套着。起初,他试图提起以前,但我想我当时太生硬和冷漠了,结果也让他冷了场。今天再见到他我决定采取一种快乐而又漠不关心的态度。”⑧

  转播到腾讯微博



  图注:1953年,宋美龄在白宫与艾森豪威尔夫妇合影

  1918年4、5月间,宋氏曾喜欢上一位已婚男士。在给Mills的信中,宋氏写道:

  “我不介意告诉你,如果我终于结婚,也不会是因为爱。因为很不幸,我爱的那个男人,已经结婚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两个人经历了太多的痛苦。……当然我们不会做什么不光彩的事情……噢,真是糟透了。我以前从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最糟糕的是,在变得太迟了之前我一直没有醒悟,至于他,他说他会免费下地狱。但一切都是徒劳的,我试图让他离开上海几个月,我没有办法离开爸爸(注:宋父病重)。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做正确的抉择。但我无法使自己与其他任何人结婚。”⑨

  也许是出于疗伤心理,6月份,宋氏告诉Mills,她有意接受一位年长她15岁的男人的求婚,但她并不爱他:

  “跟我结婚的那个人从我这里只能得到友谊。……有个比我大15岁的男人向我求婚。他知道我不爱他,且永远都不会,但他仍要我嫁给他。我喜欢他尊敬他。他有很强的行政能力,安静又风趣,更重要的是思想保守。他很富有,告诉我说如果我嫁给他,我可以和他管理工厂的数以百计的工人。……这个男人是位绅士,家庭和社会关系都是上等的,他很善良、体贴且文雅。我设想他不会像我那样发脾气。至于爱——这是我不能给他的,我可以努力做个好伴侣、体贴周到的同志。然而,任何事情一方面很简单,另一面又很复杂,很难做决定。”⑩

  宋氏青年时代感情生活相当丰富,其择偶观也一直在现实与理想间来回摇摆,如1921年,她还曾写信给Mills,说自己喜欢一个新遇到的外国人Birnie,超过此前遇到的所有男性;但同时,宋又告诉Mills,自己正准备接受另一个“有优越的家庭”的男人的求婚。此种权衡摇摆,一直持续到1927年蒋、宋正式结合。

  注释:

  ①《刘纪文与宋美龄从未订婚》,信息时报2012年10月19日A21版。

  ②杨天石:《关于宋美龄与美国总统特使威尔基的"绯闻"》,《百年潮》2003第10期。

  ③杨天石:《蒋介石的“婚外情”传说——蒋介石日记解读之三》,《世纪》2008第1期。

  ④卢弘:《“文革”前夕发生在中南海的“反革命案”》,《炎黄春秋》1992第6期。

  ⑤谌旭彬:《蒋介石对宋美龄究竟有多少真爱》,《今日话题历史版》第232期。

  ⑥Emma DeLong Mills遗嘱将此批书信交给威斯利女子学院存档,宋美龄去世后,威斯利女子学院已将该批书信公开。

  ⑦Letter from May-ling Soong Chiang,1917-08-07,Shanghai,China,to Emma Mills;Letter from May-ling Soong Chiang,1917-08-16,Shanghai,China,to Emma Mills。

  ⑧Letter from May-ling Soong Chiang,1918-06-29,Shanghai,China,to Emma Mills。宋时娟/翻译。

  ⑨Letter from May-ling Soong Chiang, 1918-04-25, Shanghai, China, to Emma Mills。笔者自译,或有谬误,欢迎指正。

  ⑩Letter from May-ling Soong Chiang,1918-06-29,Shanghai,China,to E
mma Mills。宋时娟/翻译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