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逗号

开阔眼界,拓宽思路。沟通交流,快乐共度。交流在乎网名和是否有自己的头像。

 
 
 

日志

 
 
关于我

出生在辽宁锦州义县的一个小山村,高中毕业后在农村劳动两年。1974年来到北京航空学院上学,毕业后留校,1979年来到国家某部,一直工作到退休。1998年开始接触网络,目的就是广交朋友,也确实体会到了友情和快乐。我对博客和网络的理解是:沟通、交流与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宋庆龄:1922年躺在街上装死逃过一劫  

2017-03-25 21:05:52|  分类: 关于名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年03月25日 - 逗号 - 逗号
 
孙中山与宋庆龄

  枪声平静下来时,我自己打扮成一个老农妇。同伪装成一个小贩的卫兵离开了这所农舍。我提着一个篮子,在路上拾了一些蔬菜带着。最后我们到了一个朋友家中,那天上午这里已被搜查过。继续赶路是绝对不可能的,于是我们就在这里过夜。
  1922 年6月陈炯明在广州发动叛乱。孙中山避难永丰舰,宋庆龄被叛军包围,经九死一生的突围,才得与孙中山团聚。
  对于这次事件,宋庆龄后来有详细回忆——
  总统府被包围
  6月16日凌晨2时左右,孙先生把我从甜蜜的睡梦中叫醒,让我赶快穿上衣服,并告诉我说。我们正处在危险中,一定要想办法冲出去。他已经接到一个电话,大意是陈炯明的部队即将向我们进攻;我们必须立即动身去一艘炮舰,可以在舰上指挥我们的人抵抗叛乱分子。
  我想他带着一位妇女在身边很不方便,于是便催促他暂时把我留在后面。我说,对我这个普通眷属来说不致有多大危险。他最后才同意我的主张。但是,他当时定要留下我们所有的50个卫兵保护这所房子,然后只身离去。
  他走后半小时,凌晨2时半左右,附近枪声响了。我们的房子在半山腰,由一条约一里路长的小道与观音庵的总统府连接起来,这条小道凌空穿过街道和房屋,像一座小桥。敌人居高临下,从左右向我们开火,并大声喊着:“杀死孙文,杀死孙文!”在漆黑的夜里,完全看不见敌人。我们的小卫队只好保持寂静。在黑暗中,我只能辨出我们的卫兵蹲伏在地上。
  拂晓,敌人用野炮射击,我们的卫兵开始用步枪和机关枪还击。我的浴室被击毁。我们这支小卫队伤亡已有1/3,但剩下的卫兵抵抗的意志更加坚决。一名勤务兵爬到高处,杀死了一大批敌人。到8时,我们手头的弹药越来越少了,于是我们决定停止射击,把剩下的弹药尽可能留到最后的时刻使用。
  现在留在那里似乎也没有用了。队长建议我离开,卫兵们同意他的建议,答应他们这部分人留在这里,以便阻止敌人可能发动的追击……后来,据报道,50名卫兵全部牺牲。
  为了躲避敌人,我们4个人,孙先生的外国随员鲍上校,两个卫兵和我自己,只携带着最必需的日常用品,沿着那桥梁式的小道匍匐爬行。敌人立即把火力集中到这条小道上来,飞来的子弹从我们耳边呼啸而过。尽管我们当时由于桥两边结实的栏杆而受到很好的掩护,子弹还是两次掠过我的鬓角,但我没有受伤。不久,到了栏杆已被炮火炸毁的一个地方,我们不得不猛冲过去。突然鲍上校大叫一声,血从他的腿上流下来。他的大腿被射中,一条大动脉被打断。两位卫兵架着他走。
  经过几个钟头,我们才走完这条小道,进入总统府的后花园。到达那里半小时后,我们看见火光一闪,一段桥完全被炸毁了。联系完全断绝了。我们把鲍上校带到一间卧室,粗粗地包扎了他的伤口。
  我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感到很伤心,可是他却不停地安慰我,说:“胜利总有一天是属于我们的!”
  从早晨8时到下午4时,我们简直像葬身于炮火连天的地狱里。子弹从四面八方飞来。有一次,在我离开一个房间仅仅几分钟之后,房顶中弹,整个天花板坍塌下来。
  躺在街上装死
  下午4时,叛兵们猛冲,不是为了要消灭我们这几个人,而是要抢走我们手上那些包裹。我们迅速看准机会,跑进两股散兵游勇之中,各自夺路而逃。一股是逃跑的士兵,一股是抢劫的敌兵。我头戴鲍上校的大帽子,身披孙先生的雨衣,于是逃脱了。
  一队敌兵从眼前迅速掠过,企图去抢劫财政部和海关督察署。我们从暴徒人群中择路而行,终于来到一条小巷,这时才算躲开了那些抢劫者。我已精疲力竭,要求卫兵打死我。他们没有这样做,一边一个架着我向前走……尸体遍地,有的是党员,有的是普通老百姓。
  我们的路再一次被一伙从小巷跑出来的暴徒切断了。我们一行人互相悄悄传话说,我们应当直挺挺地躺在街上装死。这样我们总算躲过去了,后来我们爬起来继续赶路。卫兵劝我不要看那些尸体,怕我要昏倒。半小时后,枪声渐渐稀疏了,我们来到了一家小农舍。主人要赶我们出来,怕受连累。可是,就在这时候我晕倒了,他才没有这样做。
  我醒来,发现卫兵用凉水敷我的头,替我扇扇子。突然一连串的枪声响了,一个卫兵跑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况。屋内的一个卫兵冲过去关上了门。他告诉我,外边的那个卫兵被子弹打中,也许已经死了。
  枪声平静下来时,我自己打扮成一个老农妇。同伪装成一个小贩的卫兵离开了这所农舍。我提着一个篮子,在路上拾了一些蔬菜带着。最后我们到了一个朋友家中,那天上午这里已被搜查过。继续赶路是绝对不可能的,于是我们就在这里过夜。
  炮声通宵未停。最后听到炮舰开炮的声音,我们才大为宽慰。孙先生已安然无恙了。
  第二天早晨,我仍然一身农妇装束,和另外一些人一起来到沙面,那里有另一位朋友,他是一个翻沙工人,为我安排了一艘小汽艇,我们乘这艘小艇来到岭南的另一所房子里,珠江上壅塞着挤满姑娘和物品的小船,她们是被送往安全的地方。
  据说,两位相貌与我相似的妇女很不幸,被投进了监狱。
  那天晚上,我经过一场出生入死的搏斗,终于在军舰上见到了孙先生。我们不久就化装前往香港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