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逗号

开阔眼界,拓宽思路。沟通交流,快乐共度。交流在乎网名和是否有自己的头像。

 
 
 

日志

 
 
关于我

出生在辽宁锦州义县的一个小山村,高中毕业后在农村劳动两年。1974年来到北京航空学院上学,毕业后留校,1979年来到国家某部,一直工作到退休。1998年开始接触网络,目的就是广交朋友,也确实体会到了友情和快乐。我对博客和网络的理解是:沟通、交流与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淞沪会战双方伤亡重 日军死前不喊天皇万岁说什么  

2017-03-31 06:19:14|  分类: 奇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时,日本参谋本部,已任命松井石根大将为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抽调了两个陆军师团,从国内增援上海。这里准备好了,这里也准备好了。明天要开始上前线打仗了,和以前一样,这些士兵在墙上写了很多话,然后奔赴前线了。
       这群“淞沪会战”中的日本士兵,正围在乐师旁听一首送行的曲子,他们就要上前线了,不知还能否回来重温这让人留恋的时光。参加“淞沪会战”的日本士兵荻岛静夫,在日记中写道:昨天午后行动开始,宇野部队于晚上九时到达吴淞河对岸,子弹频频飞来,当场击中了两三名士兵,我们也有丢掉性命的一天吗?蒋介石也紧急调兵,中国军队正从全国各地源源不断地奔赴上海参战。
       “淞沪会战”正酣,8月23日,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率两个师团登陆上海。蒋介石急令陈诚为第15集团军司令阻击增援日军,当时很多中国士兵是第一次上战场。陈诚告诫官兵说。登陆敌人使用轻重机枪,都用“啪啪啪”“啪啪啪”三发点射来考验我们,意思是问你“怕不怕”。我应还以两发的点放,表示“不怕”“不怕”。敌人听到后就不敢进攻,如果我连续不断的“啪啪啪啪”乱放,就等于说“怕怕怕怕”,敌人知道我们是新兵,无作战经验。待我子弹放光后,就猛烈攻击。松井石根的增援部队登陆后,战局发生了变化,日军开始大规模反击,中国军队被迫从进攻转入防守。
       此前上海被划为第三战区,蒋介石为表示“淞沪抗战”之决心,亲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不惜血本,调集全国精锐部队赴沪参战。老百姓知道我们是参加“淞沪保卫战”,每战都是人山人海,慰劳将士的饼干、糖果、罐头、香烟等,纷纷争相掷向火车窗口。我们9月底开到镇江车站,候车时,我见许多士兵一手拿着胶鞋,一手提着卤肉,谈笑而来。我问他们,昨天才发饷,你们就急着买鞋买肉。为什么不等到上海去慢慢花呢。他们说上海的情况,团长是知道的,我们大家抱定决心,吃好穿好,与敌人拼命。
       “淞沪会战”中最残酷的战斗发生在罗店,日军在飞机重炮和战车掩护下疯狂进攻,甚至施放硫磺弹和毒气,城中燃起大火,中国军队寸土不让,阵前尸堆如山。上海学生枫叶这样形容她眼中的罗店:海滩附近的房屋,成为一片瓦砾,田野里躺着许多死尸,面目都已模糊不辨。日本军部在“七七事变”后,向国内承诺三个月解决“支那战事”,但上海战事已打近两月,让参谋本部伤透脑筋。为尽快结束战事,日本先后从国内和华北,增调二十多万军队投入上海作战。这是日军新闻电影中,激烈巷战后的上海街道。像这样的巷战越来越激烈,一个人出来,或许会有一百个人在等着呢,这条路,我们不能行军了,同时我们不得不在房子里面开出一条路,用炮弹打出一个洞,那里还有电器、罐子什么的废弃物到处都是,可是在一片漆黑中像蚯蚓一样的穿行。蒋介石往淞沪战场扔进去的七十个师,在吴淞作战的61师刚上去不久,就因损失惨重而被缩编为一个团。从广西赶来参战的桂系第21集团军向日军发起反击时,经验不足的官兵成了日军的活靶子,光旅长就阵亡了六七人。
       我们的部队每天一个师又一个师投入战场,有的不到三个小时就死了一半,有的支援五个小时死了三分之二,这个战场就像大熔炉一般,填进去就熔化了。
       会战中,日军伤亡也很大,在日本海军陆战军医院避难的日侨坂本义这样回忆:医院到处是日本的负伤士兵,我无法用抽象的语言来形容,手足全无的人,无法站立的人,这就是战争的全部。伤兵们说的最多的词是妈妈。据说日本兵死前不是都得说天皇陛下万岁吗,但这样的话我从没听见过。
       “故乡的母亲、弟弟们啊,万一哥哥没有了,弟弟们要齐心一致地为母亲养老送终啊,这是哥哥拜托你们最后的愿望,全靠你们努力了。”
       这张照片是一位美国记者在上海南站抓拍到的,这名父母双双被炸死的幼童,坐在铁道上无助的哭泣,照片登上了美国《时代》杂志的封面,震惊了全世界。
       天空里出现一驾日机就会引起很大的骚动和纷乱,后面的人尽力往前涌,男的哭女的叫,夹杂着被挤倒在地上的孩子的被践踏的惨叫声。
       战争爆发时,上海名医陈存仁在上海最大的慈善机构仁济善堂兼任育婴堂义务堂长,育婴堂设在英租界里,他记得半天之内就收容了弃婴二百多名。英国作家萨金特在《上海的英国人》中写道,罗丝玛丽·戴尔在她上学去的路上,碰见过死尸,一次我踢了一堆破布一脚,这堆破布散了开来,露出一个死婴发青的脸。
       然后,残酷的战斗仍在继续,此时,日军已完全控制了战场主动权,10月26日,大场落入日军之手。中国军队两翼受敌唯有放弃苏州河北岸,转入南岸的二线防御阵地。这时从遥远的欧洲转来一个消息,国联要在日内瓦开会了。
       陈晓楠:1937年11月3号,由英美等世界九国组成的“国联”在日内瓦召开国际会议。中国外交代表顾维钧出席会议,并且在会上提交了中国对日本的申诉。此时,中日两军正在上海苦战,蒋介石对日内瓦国际会议可以说充满了期待。而此前因为战局危险,特已经下令在苏州河北岸作战的中国军队全部撤到了南岸。
       但是国联会议即将召开之际,如何才能够吸引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干预呢?蒋介石萌生了一个想法,他又在中国军队撤出苏州河北岸的同时,留下一支孤军打一场给全世界看的战斗。八百壮士于是亮丽登场。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