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逗号

开阔眼界,拓宽思路。沟通交流,快乐共度。交流在乎网名和是否有自己的头像。

 
 
 

日志

 
 
关于我

出生在辽宁锦州义县的一个小山村,高中毕业后在农村劳动两年。1974年来到北京航空学院上学,毕业后留校,1979年来到国家某部,一直工作到退休。1998年开始接触网络,目的就是广交朋友,也确实体会到了友情和快乐。我对博客和网络的理解是:沟通、交流与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张学良一生最爱仇人的老婆  

2017-04-24 17:09:41|  分类: 奇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是中国20世纪最富传奇色彩的历史人物,她是中国近代史上最聪明绝顶的女人,上帝让他们相遇而不牵手,却一生命运紧紧相连,经历了76年的风雨,他们动人的故事传唱不息!
  邂逅上海,恨不相逢未娶时
  那是1925年6月14日晚,黄浦江畔下起暴雨,美国驻上海领事馆灯火辉煌,正举办着一个盛大的鸡尾酒会。当时,张学良作为陆军中将兼东路军总司令,率东北军三个加强旅进驻上海,平息“五卅惨案”而激起的中外中突,他也出席了酒会。
  觥筹交错中,一个身着淡粉旗袍、气质典雅的年轻女子与张学良擦肩而过。他回望着她似曾相识的窈窕背影,心被轻轻地撩动着,脑子里出现了当天上午抵达上海火车站时的欢迎仪式,前排那个身着黑色旗袍的女子,在人群中热烈鼓掌,炽热的眼神中带着无尽的仰慕和钦佩,是她么!
  一旁的胡汉民似乎读懂了少帅的心思,轻拉他的衣袖:“汉卿将军,您不认识她?”张学良摇了摇头。
  胡汉民笑道:“你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她可是大名鼎鼎的宋家三小姐,留美文学学士、孙总理的妻妹,宋美龄!”
  张学良愣了一下,竟问道:“她是谁的太太?”
  胡汉民不解地望了望少帅:“宋小姐还待字闺中呢!”
  张学良笑而不语,兴趣起酒杯一饮而尽,这个聪慧迷人,仪态万千的女子让他心旌摇曳。
  在胡汉民的陪同下,张学良来到美龄跟前敬酒。眼前这个身着戎装、英气逼人的男人,让她心里洋溢着淡淡的喜悦,因为在“五卅惨案”发生次日张少帅在天津发表的《致上海五卅爱国学生电》和今天上午的演讲,都轻轻地拍打着美龄的心,顿时面若桃花。
  这个男人让她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美龄在应酬场上的从容自如,还有一口吴侬软语,让少帅敬慕而骚动,两颗慢慢靠近的心在舞场上翩翩起舞,仿如相识已久的情侣,沉浸彼此的心醉里!
  男人最吸引女人的既不是钱,也不是帅,是才华!
  第二天,美龄成了少帅的临时英语翻译随行左右,演讲席上他慷慨激扬,记者招待会上他淡定从容、会见外国使节时他独领风骚……短短的几天,他便平息了““五卅惨案”。在美龄的目光里,少帅读到了她的心迹,这个别样的女子也令他神往心思。
  公务之余,少帅邀请美龄一同到共舞台听了周信芳的《徐策跑城》、游乐了“大世界”娱乐场,连日的相处和约会让他梦里总有美龄的样子。
  在少帅到美龄就职的上海儿童劳工委员会探望时,惊叹地望着一改往日旗袍装扮,一身米色西装,高跟皮凉鞋,将古典与西洋结合得如此完美的美龄,还有她身旁簇拥着一群衣饰整洁的孤儿,仿如雅典娜再世!
  后来,张学良在对哥伦比亚大学口述历史时曾说:“我第一次进上海的时候,和当时还是小姑独初的宋美龄见面,惊为天人,极为倾倒,一度想追求……当时她还没有结婚,我立刻被她的气质倾倒,真是美如天仙。如果当时没有太太(于凤至),说不定会猛追她呢!”
  使君已有妇,罗敷空叹息!
  虽然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向美龄发起了爱情攻势,可二姐庆龄以“蒋的人品绝不适合做我的妹夫”强烈,相形之下,蒋介石这一介武夫的老男人,怎可英气、睿智的少帅比?一想到这,她心里就会隐隐地痛。
  如果不是张少帅有了发妻,说不定张学良与蒋介石的关系会倒置,然而历史却不容假设。
  爱总是那么近,那么远!得知少帅离开的消息,美龄无法承受离别的悲凄,放弃了送别的机会。第二天,她捧起刊登少帅大幅照片的《申报》,瞬间泪水夺眶而出,滑落到报纸,印在他的照片上。
  正因这一次相识,开始了他们长达76年的友谊。
  1928年秋天,北伐军进驻北京后,南京政府向张学良抛出“南北统一”的橄榄枝。张作霖刚去世不久,杨宇霆、常荫槐等旧派有了取代少帅之意,加上日本关东军的压力,张学良的东北政权正危机重重、风雨飘摇。
  蒋介石在北京接见了到北戴河渡假的少帅,他需要这支强大力量的支持,可几次会晤后,少帅仍踌躇不决。
  蒋介石没想到,是美龄促成了这好事!
  在美龄提出想见少帅的要求后,蒋介石笑了:“有夫人在我身旁周旋,会晤一定更加圆满。”
  在北京东庆楼饭庄的包间里,蒋介石、宋美龄和阎锡山正等着一个重要客人,楼梯上传来阵阵脚步声,美龄的心也扑腾扑腾地不停跳动着,一个身穿白色西装,身材修长的年轻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她眼前一亮,心头也一震,他已不是昔日戎装模样,斯文、潇洒的学者模样更吸引人。
  张学良与蒋介石、阎锡山寒喧过后,与美龄那漂亮眸子相遇时惊喜道:“去年听说蒋总司令在上海举行了盛大婚礼,没想到蒋夫人竟是宋小姐!”。
  美龄掩住内心的激动,淡然回答:“汉卿,我也没想到今天竟能相见!”
  一旁的老蒋疑惑地望望老婆,又看看少帅:“夫人,你和汉卿早就认识,我怎么没有听你说过?”
  美龄嫣然一笑:“那是自然,达令,我和汉卿认识,比你还早些呢。”
  酒桌上因为美龄与张学良亲密交谈笼上了一层淡淡的色彩。也许看到老蒋的醋劲渐浓,张学良急忙将自己1925年如何奉命调解中英冲突,如何在领事馆结识美龄和美龄担任他的翻译一一讲述,大家才恍然大悟。
  听罢,蒋介石脸上泛起光彩,站起来大声道:“这确是两大政治势力的缘分啊!”
  在这个爱慕的女人面前,张学良对南京政府的疑惑倾刻烟消云散,开心地举起酒杯。
  因为美龄,蒋、张关系一步步亲密起来!
  1930年秋天,张学良在“中原大战”挥师助蒋,让蒋介石成了全国政治军事领袖。
  1930年11月15日,张学良以国民革命军海陆空副总司令偕夫人来到南京出席国民党的三届四中全会。在蒋家官邸,美龄挽着汉卿走进幽园深处:“现在,我真为你和蒋先生一起共事而感到高兴。我身边有两个左右中国历史进程的人物,一个是蒋先生,另一个是你,我心中敬爱的少帅。有你们俩在我的左右,就是我今生最大的满足……”
  后来,美龄不时将南方的水果、美国空运的洋货、自己的书画赠与张学良,将一腔柔情化作了政治手腕。
  西安事变,为你而放弃执着
  张学良一册日记的扉页上,有一份15人的《亲友生辰时间表》名单,位居榜首的竟是宋美龄,他的结发妻子和红粉知己都在其后,足以证明他们间特殊关系!
  1936年12月13日深夜,美龄上海官邸,孔祥熙匆匆跑进门大叫:“夫人,我刚接到电话,委员长在西方安,被张学良和杨虎城逮起来了。”
  “什么,张汉卿胆敢这般无礼?这……可能吗?”美龄想到几天来的恶梦,身子颤抖起来!
  孔祥熙:“夫人,委员长他已经失去了自由!”美龄顿时脸色惨白,天旋地转跌在地上。
  待清醒过来时,她独坐书房, 望着墙上蒋介石的大幅照片,想到男人正处险境,还有汉卿的无情,泪水簌簌直下,后悔又愧疚!
  蒋介石去西安前,曾向她道出心中顾虑:“听雨农说,张汉卿有通共之嫌啊,美国《纽约太阳报》还刊登了他通共的讲话!”美龄任何时侯都不会怀疑汉卿张学良的忠诚,便对老公说:“达令,你想,如果汉卿他通共,还和和外国记者讲这种话么?”
  ……
  蒋介石到西安就是督促东北军“剿共”,若不得力,便打算将张学良调离。这是美龄唯一一次没有随男人赴陕,没想到竟发生这样的事!
  蒋介石真有什么意外?美龄不敢想往下想,便与张学良的政治顾问端纳连夜赶回南京。没想到此时南京已乱成一锅粥,以何应钦为首的主战派正准备派飞机轰炸西安,是美龄用第一夫人的气势震住了所有男人,并决定前往西安斡旋!
  美龄当即给张学良写了一封信:“此举将使国家前途遭受严重之打击,余深信其鲁莽决裂之举,初时断无断送国脉,陷害领袖之恶意,应及时自拨,勿贻噬脐之悔……”她知道只有这锋芒毕露的话,才能唤起他往日的情谊。
  她的西安之行,关系到她与蒋介石的生死存亡以及中国的未来。
  12月22日,冬云蔽日,寒风凛冽,美龄忐忑地登上飞往西安的“美龄号”,这是男人送给她的专机,他曾说过“夫人没有专机是不行的,我宁可放弃装备空军,也要为夫人购一架波音客机”,想到老公的好,泪水阵阵涌起,哪怕和他一起被幽禁,她也乐意。
  望着阴云笼罩的西安城,美龄从包里掏出一把亮闪闪的勃良宁手枪,尽管纳端说西安没有危险,可她已做了最坏打算:“端纳先生,我求你一件事好么,如果我到西安后遇到难堪和危险,你就给在我脑后开一枪!”
  纳端把枪塞进怀里,安慰道:“夫人,张汉卿决不会忘记夫人对他的好,怎么会对夫人下手呢?”美龄知道政治的可怕,在政治面前,亲情也会一文不值!
  舱门缓缓打开,吹进一股冷冷的风,美龄哆嗦了一下,走向玄梯,环顾四周,没有担忧的大兵压镇场面,一个身着笔挺黄色军呢大衣的熟悉身影出现在舷梯下,他远远望着美龄,目光和往日一样亲切,倾刻间,她脸上露出了笑!
  后来张学良定居美国,家里就摆着一张美龄从舷梯上满面笑容走下来的照片。老公身陷绝境,情况紧迫,她为何有这笑容?因为美龄视线正前方出迎的是面带笑容的张学良,他的笑,让她没有了愤怒与戒备,并依然信赖这个男人。
  张学良大步走到舷梯上,郑重地向美龄行了一个军礼:“夫人,让您受惊了!”他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这一霎间,她感到一切有了依靠,眼里蒙上了淡淡的泪光。
  在张学良解释兵谏的全部经过后,美龄的怨恨与误解,渐渐被同情与理解所替代,特别在电话中听到了西北军与东北军对蒋介石的声讨后,更理解张的处境。
  为了夫君的名望与地位,美龄不顾一切地努力着。
  最后,蒋介石被释放了,也许是因为中国的前途命运,也许是坊间传言的斯大林命令释蒋,也许是因为张学良与宋美龄、宋子文亲密的关系使然,不管一切如何,都与张学良密不可分。
  圣诞节当天上午,在美龄和宋子文保证“汉卿,只要有我们在,你就只管放心去南京好了,我和子文、端纳保证你三天内安全返回”下,张学良坐上飞机的副驾驶座,亲自护送蒋介石、美龄回南京。
  才抵南京,张学良就被扣押,并送上军事法庭。
  宋美龄、宋子文、张学良都发现自己错了,错在不了解政治,更不了解蒋介石!对于蒋介石的出尔反尔,美龄和宋子文、端纳一同来到蒋介石面前痛哭抗议,面对这一片求情,老蒋竟以上海滩流氓腔调回答:“张汉卿是他自己要送我回来的,又我不是蒋某人要他来的。可他来后,就容不得他了!”
  愤怒的美龄威胁说:“西安事变,他不要钱,他也不要地盘,他要什么?他要的是牺牲!你要杀他,那我就走开!”
  蒋介石为什么没有杀掉张学良?只因为身边的美龄,如果没有她,张学良就是有十颗脑袋也不够老蒋砍。
  幽幽囚禁,她是心中的最爱
  于凤至是最好的夫人,赵一荻是最患难的妻子,贝太太(蒋士云)是最可爱的女友,我的最爱在纽约。这是张学良1990年在台湾时对唐德刚的谈话。
  蒋介石在1936年冬天就暗下毒誓:“我要把张汉卿囚禁死为止!”。
  贵州深山里又飘起了大雪,张学良独坐屋前,望着茫茫白雪,自己的前途也一片茫然。
  唯有宋子文寄来的几册《时代杂志》给了他些许安慰,那是美龄在美国参众两院演讲的报道:“当蒋夫人的演讲结束后,那些常常不露声色的家伙们也被感动了。一位议员哽咽地说:‘感谢上帝,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蒋夫人简直让我落泪了!’”他用手轻抚着印有美龄彩色肖像的杂志封面,心被触动着,前尘往事又在眼前,感叹着:“美龄确实是一个仙子,自己却沦落成了一介野人!”
  1945年的冬天,张学良收到宋子文的长函:“弟数年来,函电上陈,屡请前请,未获报可者。”他知道蒋介石已认定自己罪不可赦,只能忍恨面对南天,热泪滚滚而下。
  张学良这个一掷万金、不知道愁滋味的大少爷,尝尽了囚禁的苦,搬到台湾新竹,张学良进了一个蛇窝,蛇不仅出没在屋旁,还爬到他们床上,甚至吃掉赵一荻养的鸡,一荻还因此得了“恐蛇症”,美龄收到张的求助信后,才得以搬离。张学良曾经说过:“只要美龄活一日,我也能活一日。”
  分别13年后,他们终得相见!
  1950年桃花盛开的4月,张学良得到美龄来探望的消息。在见面前一天,“明天枪毙我,今晚我也能睡个好觉”的他竟彻夜难眠,坐在驶向桃园的汽车上,他思绪万千:她还是旧日模样?还是和一荻一样两鬓染霜?
  在桃园大溪行馆,张学良见到了风采依旧,还是心中仙子模样的美龄,因为这次见面,他们的关系更加密切起来!
  1951年春节,张学良收到美龄派人送来了当时台湾货物奇缺情况下的食品肉类,十分感动着。他得知美龄正研习书画,就回赠了陪伴自己渡过无数个孤寂之夜的苏轼手卷《少年游》,美龄又回赠了自己临摹石涛的作品。张学良是军中儒将,早年就喜欢绘画与收藏,在张学良、美龄多年来互通的100多封信件中,有不少是谈论绘画与收藏、品评文化人墨客的文字。
  从此,台北的物品源源不断走向张学的幽禁之地,打字机、家书、杂志、食品等。1953年夏天,美龄还送来几件从美国购买的“夏威夷衬衫”,信中特意交待:“这些衬衫是着于长裤外,希望你穿时感到凉爽……”
  20世纪60年代后,在美龄的再三要求下,蒋介石允许张学良在大屯山下自建住宅,也放松了对他的看管,张甚至可以到台北市区听戏、赏花、购物和会友。
  1964年,在张学良、赵一荻加入基督教后,得以与美龄在凯歌大教堂作礼拜。礼拜结束后,美龄总有意地在离开教堂时走后门,特意经过张学良最后一排的座位,当众伸出手来和他握手……
  正是美龄的关怀,让他走过了孤独苦难的日子,正是美龄的爱,才让他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1975年春天,蒋介石在叮嘱蒋经国:“不可放虎!”后释然而去。这年秋天,美龄也凄然地离开台湾。
  虽然相隔万里,张学良的牵挂与思念仍在,他多想向从前一样,不时给美龄写信、打电话、赠送礼品和书画,可这一切都成了奢望,他们只能在节日有一些贺卡和短函的交流,他也只能在报上找寻她的生活点滴。
  1991年张学良获得自由后,许多媒体都找他谈“西安事变”,他告诉媒体:“我不愿意伤害蒋夫人。蒋夫人待我太好了,甚至救了我的命。因此有许多话,在蒋夫人还活着的时候,我不愿意‘直说’。” 美龄也知道,那是他们内心默契的约定!
  张学良晚年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口述历史部设立了一个“毅荻书斋”,入口放的是美龄赠送的《瀑下听泉图》。当时,张为了到美国定居,变卖了身边的大量文物,可这幅画始终留在身边。
  2001年10月17日,得张学良病逝消息,美龄沉默不话,只是望着夏威夷的方向,独自落泪。2003年10月23日,这个横跨三个世纪,曾被罗斯福总统赞誉“一个可以胜过百十个师军长的杰出女性”,也在梦中悄然离世。
  她是在继续自己的女王梦,还是找寻那失去的青春梦?!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