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逗号

开阔眼界,拓宽思路。沟通交流,快乐共度。交流在乎网名和是否有自己的头像。

 
 
 

日志

 
 
关于我

出生在辽宁锦州义县的一个小山村,高中毕业后在农村劳动两年。1974年来到北京航空学院上学,毕业后留校,1979年来到国家某部,一直工作到退休。1998年开始接触网络,目的就是广交朋友,也确实体会到了友情和快乐。我对博客和网络的理解是:沟通、交流与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韩三洲:一个军统头子的恐怖人生  

2017-04-28 19:40:30|  分类: 奇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媒体报道,2007年1月25日,在台湾岛有“活阎王”之称的前“保密局退役少将”谷正文病逝于台北“荣民”总医院,终年97岁。作为蒋家王朝的一条忠实鹰犬,谷正文有着复杂的人生经历和雷霆般的铁腕手段,他一生有过四次婚姻,有子女多人,但最终却落下个众叛亲离,在孤寂凄凉中死去。
  一、谷正文此人
  1946年,国民党军统头子戴笠死于空难后,军统局主任秘书毛人凤在清点其遗物时,注意到戴笠的日记中提到的一句话:“郭同震读书甚多,才堪大用。”自此开始对这个郭同震另眼相看,常常委以重任,后来这个更名为谷正文的郭同震居然成为继戴笠、毛人凤之后的国民党高级特务头子。据相关资料介绍,谷在台湾,“有一段时间直接受蒋介石领导”,曾任“马祖岛‘反共救国军’副总司令,总司令就是蒋介石本人”;还曾任“国防部军事情报局特勤处主任”,“少将主任审查官”,退休后仍任“国防部军事情报局顾问”。谷在台湾的主要活动,除破获共产党的地下组织、“侦办的匪谍案共牵连2000多人”,还训练“特工敢死队袭扰大陆”,自称“蒋老先生晚年最不甘心的事,他的千百将领,星光熠熠,只有我和反攻死去的六百壮士,使他稍稍安心。”;他更主谋“暗杀周恩来”的“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爆炸案,使出席万隆会议的中国代表团中外记者11人空难殉身。谷正文一面说:“我是个坏人吗?一面说:“杀人跟杀猪有什么分别。”可见这个人称“谍海枭雄”的,是一个活生生的冷面杀手。
  文章发表后,国内有知情人证实,本名郭同震的谷正文,不仅仅是他自我标榜的“反共英雄”,还有着叛国投敌、汉奸特务的丑恶历史。公开的史料说,郭同震于1931年考上北大,本要立志做学问,但“九一八”事变后,国家危亡,时局艰难,华北之大,已经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了。于是,像千千万爱国青年学生一样,谷正文无心学习,转而投身学生爱国运动,成为中共北平学生运动委员会的书记,后来又转到八路军115师担任某大队的大队长,他在抗战前夕,一次执行任务时失手被擒,被囚于国民党的牢房中,这才投效了国民党的特务机关军统局,成为军统局华北区的特工。谷正文自己说,1935年在北大读中文系就加入了军统局,戴笠每个月还会派一个人与他联系,“七七”事变后,他与北平二十多个流亡学生来到济南,组成“山东政府教育厅演剧队”,受中共北方局领导,队长是容高棠(千祥)。后又投入敌后游击工作,被日军俘虏,抗战胜利后再次回到军统局。然而,而知情人则说,郭所在部队,是一个非军务的“政治宣传大队”,实为戏剧演出队,后曾改称战士剧社。1941年,郭同震是携两只驳壳枪,骑一匹马潜逃投敌,随即成了日寇济南宪兵队曹长武山英一的特务,干过不少祸国殃民的坏事,后又投靠国民党特务戴笠门下的。
  历史的真相如何,留待进一步考证。但95岁的谷正文本人却口述过一本《白色恐怖秘密档案》,10年前由台湾独家出版社出版,书中详尽叙述他自己的一生所经历所侦办的种种大案要案,用他自己话来说,是津津乐道地“好汉要提当年勇”,难怪连国民党保密局局长毛人风都对他说过:“你比我还狠!”今天用我们的眼光来看,则是毫不掩饰的叙述自己罪恶的一生。谷正文自诩:台湾出版的回忆录很多,陈立夫的回忆录最假最坏;谷正文的最真最好。书的序言是李敖写的,连李敖这样的强梁人物,都不得不折服惊诧于传主的聪明、干练、慧黠、奇宕和狠毒,而且遍查全书,找不到一丝的忏悔之词,可以说是真正的怙恶不悛,全然是一个把灵魂抵押给魔鬼的浮士德。除去过去公开披露的历史事件外,书中也有大量揭发他主子恶行文章,如亲自在北平市市长何思源家中放置炸弹将何的女儿炸死、与蒋纬国一起密谋绑架傅作义功败垂成,到遵照蒋介石的旨意毒死白崇禧等等,都是活生生的故事和血淋淋的事实,读来惊心动魄,让人不寒而栗。此外,还有一些大陆读者所不知道的人与事,都颇值一记。
  二、大义凛然谢世南
  1946年,内战爆发后,戴笠曾特意到北平委任谷正文为“北平特别勤务组组长”。谷正文在自述中说,当时在北平的情报斗争,其实就是他与中共北方局城工部部长刘仁之间的斗争。书中说。1946年冬季,他利用一个飞贼,破获了中共在北平桌子腿四号院的地下电台,电台的通讯范围遍及沈阳、察哈尔、张家口、西安乃至上海。台长李政宣后来供出一份组织名单,其中包括第十二战区孙连仲部的作战处长谢世南、高参室主任余心清两名中将及十七名少将。
  据罗青长回忆,此事发生在1947年10月,中共中情部西安情报系统王石坚所属北平密台被破获,重要情报关系谢士炎、朱建国、丁行、石淳、赵良璋均被捕,后都被蒋介石亲自下令杀害。事态波及西安、兰州、沈阳、承德一些组织也遭破坏(《见纪念李克农文集》)。此谢士炎,当是谷正文所提到的谢世南。
  谷正文自称不是一个轻易以貌取人的人,可他第一眼看到谢世南时,却被他的那从容凛然的气势给给震慑住了。那时,他在北平第一看守所等候讯问人犯,两名刑警一前一后的把谢世南带进刑讯室,当谢世南那坚毅的双眼向四周逼视过来时,谷正文顿时心慌意乱地犹豫起来,草草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便匆匆从后门“逃走”了。
  次日上午,二人再次交手,谷正文亲自为谢世南冲泡了一杯咖啡,以此作为这次特殊对话的开场,说:“通常我只是一个人喝咖啡,只有碰上自己欣赏的人物,才会共饮。”谢世南点点头,然后说:“如果你在共产党,一定是一个杰出的情报干部。”并对谷正文的这种审讯方式表示讶异。谷正文则问:“你是领袖(蒋介石)的得意门生,发生这种事,后果大概很严重,你怕死吗?”
  谢世南坚定地回答:“不!拿死亡来威胁我是没用的,对我来说,死亡只有遗憾和不遗憾的区别!我认为你是国民党里少见具有情报天赋的人,因此我相信你一定明白我们共产党的工作人员已经深入渗透到国府国军各个阶层,这就是我觉得死亡并不遗憾的原因。这样说吧,死了一个谢世南,还后有更多的谢世南,那死去的谢世南无法完成的任务,活着的谢世南会完成……我在国民党部队很多年,经历过很多阶层,所以我有资格批评它没有前途。至于共产党,我至少欣赏它的活力、热情、组织与建设新中国的理想,因此,我选择我欣赏的党。而且,我认为国民党是妨害共产党早日建设新国家的最大阻力,所以,我用国军中将作战处长的身份,帮助共产党消灭国民党!”
  谢世南在回答讯问室表示,他的工作就是便是把孙连仲的十二战区部队调动交由李政宣向延安发报,其他涉案将官的工作内容也是一样,因此,华北、东北国军部队的动态,共党中央莫不了如指掌。除此,谢世南抱定必死之心,坚决不供出其他涉案人员。这位身为陆军中将的谢世南,黄埔军校毕业,湖南人,后被蒋介石认定“大叛徒”给杀害了。临时前,谢世南大义凛然,还遗诗一首赠与谷正文,可他自称遗忘了。
  但是,历史没有忘记,据查,谷正文回忆中的谢世南,其实叫谢士炎,他于临刑前挥笔写下的是这样的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况复男儿失意时。多少头颅多少血,续成民主自由诗。”然后从容走向刑场,牺牲时年仅36岁。谢士炎,湖南省衡山县,化名谢天纵,曾在恩施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部任参谋处副处长。1946年9月,谢士炎参与拟定国民党军进攻张家口的作战计划。他将作战计划通过地下党交到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中共代表叶剑英手中,有力地戳穿了国民党当局假谈判、真备战的阴谋。自此,谢士炎被我地下党吸收为秘密情报员。1947年2月4日,谢士炎由叶剑英介绍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余誓以至诚,拥护共产主义,在毛泽东同志领导之下,加入中国共产党,为无产阶级革命,尽终生之努力。”1947年,谢士炎调任国民党保定绥靖公署少将处长。他利用参与国民党高级军事会议的机会,向党提供了一系列重要军事情报,为人民解放做出了贡献。1947年9月,由于叛徒出卖,谢士炎不幸被捕,先后被关押在北平监狱和南京陆军中央监狱,于1948年9月19日慷慨就义。
  三、与蒋纬国密谋绑架傅作义
  1948年冬节,淮海战役后,国民党在华北军事力量几乎完全被共产党取代,只剩下北平、青岛等几座“围而不打”的空城,谷正文坦承每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国军到底能不能打仗?”此时,坐困北平城内近十个军的军心也开始浮动起来,共产党也开始透过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积极向父亲活动,傅作义饱经各种心战攻势煎熬,开始动摇了。尤其是黄维被俘后,傅作义从没离开过办公室,晚上累了,也不脱衣服,就在靠在椅背上睡,他的一脸忧戚和一身体臭就是一个信号,国民党在他身边的特务于是向南京呈报了此一守将不稳的危机。自华北剿总成立以来,蒋介石为了稳定华北战局,破格给予山西军系出身的傅作义超出中央嫡系将领的待遇,为得是收买傅作义的忠心效命,如今,战局恶化后,仍不时听到傅作义动摇的报告,老蒋心里非常懊恼,特派郑介民飞到北平,企图说服傅作义率军突围,由天津乘船南撤,在被傅作义拒绝后,又派同是山西军系的徐永昌来当说客,亦未奏效。
  1949年1月,共产党围城的炮声步步逼近,蒋介石宣告下野,此时,蒋纬国突然来到北平。谷正文认为傅作义投共的心迹已明,只有动用绑架的手段才能使他回到南京。但蒋纬国不同意这个方案,觉得那是小人作风,如果“蒋纬国绑架傅作义”消息传出,那对蒋介石个人的威信和蒋家的声誉会有很大影响。但谷正文却不肯死心,剀切谏言,认为这是北平失陷前所能作得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如果绑架成功,将傅作义押回南京以通敌罪审理,对其他持观望态度的国军将领也是一个警示。谷正文坚持说:“绑架虽不能将城中七个中央军带回江南,却有可能因此而挽救其他部队的士气。”听到这一番分析,蒋纬国也动了心,他甚至自己举出当年戴笠计擒韩复榘的往事来支持谷的看法:“韩复榘死后,国军便在台儿庄打了中日战争中的第一个大胜仗。”
  然而,后来这个计划并未实施,直到四十四年后的1993年,谷正文与蒋纬国碰面后,才从蒋纬国口中解开了这个历史谜团。原来蒋纬国到华北剿匪总司令部,看到的傅作义是一副心力交瘁瘫坐在椅子上,居然划了五根火柴还点不着一根香烟,再申述了自己的困境后,反问:“如果二少爷是我,你会怎么办?”蒋纬国回答不出来,但自己的计划也动摇了,决定放弃绑架傅作义的行动,他向谷正文解释:“后来我想了想,父亲并未交代我这样作,所以,我不能擅做主张这么做。”一个月后,谷正文也撤出了北平城。
  四、刺杀陆军大学校长杨杰案
  原陆军大学校长杨杰。出生云南,与国民党要员张群同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十期炮兵科学生,北伐时期,22岁的他提前辍学返国,担任北伐军总务部次长。北伐后,又出任北平宪兵学校校长。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杨杰对蒋介石的“剿共”政策不满,成为国民党高级官员中率先反对“剿共”者。1933年,侵华日军进犯长城,作为陆军大学校长的杨杰率大兵团与日军作战。后曾一度担任国民政府驻苏联大使。大陆全面解放前夕,杨杰因为到云南动员卢汉起义,受到国民党特务的追杀,后来到香港避难。
  国民党败退台湾后,蒋介石开始对认为导致他失败的政敌对手,首选的目标就是杨杰,三番五次催促毛人风解决此事。毛人风则让谷正文动手,后又交给了会讲广东话的特务头子叶翔之,而直接承办此案的两个杀人凶手田九经和韩克昌,则是谷正文从国防部技术总队找来的,这两人原来都是从河南伪军收编过来的。
  1949年10月下旬,叶翔之戴着一行人来到香港,开始动手。特务田九经担任外围,韩克昌则拿着一封事先准备好的信函,在上午十点左右来到杨杰的公寓三楼,谎称是台湾送信来的,杨杰毫无防备地让来人进到室内,看过信后,韩克昌又谎称让他写个收条好回去交差,乘杨杰俯身写收条时,韩克昌拔出手枪朝杨杰的头部及心脏部位连开三枪,杨杰当场毙命。事后,贪财的韩克昌竟还将杨家的两个大皮箱拖下三楼。田九经赶到后问:“你提这些干什么?”韩克昌喜不自禁地回答:“全都是些值钱的宝贝啊!”田九经让他丢了东西,赶紧快跑。
  事后,香港警方很快封锁了现场,发现杨宅一片凌乱,值钱的东西散落楼梯,便认定是一桩窃贼入室抢劫杀人案。连叶翔之都没想到,由于韩克昌的一时见财起意,竟使整个杀人行动更臻完美了。
  五、制造伪钞扰乱大陆金融案
  1950年,国民党败退台湾之后,保密局头子叶翔之便构想在台湾印制一批假人民币和假港币,再通过渔船走私到大陆和香港,以扰乱大陆的货币市场,引发经济恐慌。
  蒋经国一听到这个计划,立即兴致勃勃地表示赞同,使这个印制假钞的工程前后进行了十一年之久。
  不过,当年台湾的印刷制版技术不行,想仿制出可以乱真的钞票并不容易,谷正文灵机一动,认为在监狱里必定关有能印制伪钞的“天才”。经过查找刑事犯罪的资料,终于发现了一名“天才”人物凌旦复,这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犯罪专家,平时懒洋洋的,三小时也说不出一句话,但谈到如何印制假钞,马上精神大作、口若悬河,满脑子都是犯罪方法。于是,一纸公文便将这位囚犯给“调服劳役”,颇受礼遇地搬到了一座大别墅“特种印刷所”享受贵宾待遇来了。凌旦复用的是土法炼钢的硬招数,简陋的设备加上他那双具有“分色”功能的眼睛,每天趴在灯箱上一刀一刀地猛刻。后来,又在德国买到了同时供应大陆印制人民币的纸张,这“特种印刷所”的机器一开,满屋子都是仿真的人民币。
  不过,当时保密局的特务们并不了解大陆的情势,印制的大都是五元一张的大钞,完全不了解大陆还是停留在几角、几分花钱的艰苦奋斗时代。一箱箱印制精美、几可乱真人民币全部打了水漂不说,还因此暴露了不少潜伏在大陆的特务。后来,往大陆闯关的人民币就改成了面额一元、五角的小钞了。印制港元的成本要高一些,都是成箱成箱地往广东、香港带去,这样不仅给大陆经济带来严重的困扰,也给不少在这两地做生意的外国人带了不少损失,到后来连美国人都不干了,要求台湾特务机关停止印刷假币。最后蒋经国找到谷正文,劈头就问:“你们为什么非印假票子不行?”其实,印制伪钞蒋家父子都是事先知道的事情,正是因为当初的贪念与无知,才使政府后来惹来一长串的麻烦。
  六、“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
  1955年4月,中国政府派出以周恩来总理为团长的代表团参加在万隆举行的亚非会议。周总理原计划4月11日乘坐印度航空公司的包机“克什米尔公主号”从香港起飞,经印尼首都雅加达前往万隆。但“克什米尔公主号”在4月11日离开香港4个多小时以后,大约在下午6时30分左右因爆炸失事,机上8名中方人员和3名外籍人士全部罹难。所幸周总理临时改变计划,从昆明取道仰光到达雅加达。这就是震惊世界的“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
  近年来有不少报道说,“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大爆炸,是谷正文在毛人风的批准下,指示保密局香港负责人赵斌承策划的暗杀活动,也是谷正文生平战绩“最辉煌”的一次。这些都与传主本人的口述自传有出入,其实,是赵斌承先见到毛人风禀报计划后,才提出让谷正文商讨细节的,并有同谋陈鸿举出面,以五十万港币收买香港启德机场邝姓清洁工,将一枚牙膏形的塑胶炸弹飞机机翼的起落架缝隙中,自己又藏进另一架客机起落架里,飞到台北松山机场领赏。
  谷正文的任务,是将这邝姓的清洁工带出松山机场。而当时要进入台湾的机场、码头,都必须经严密的审查,“台湾保安司令部”硬是要弄清楚此人的身份和进行的任务,偏偏这一切细节在“克什米尔公主号”爆炸前又不能透露半点风声,谷正文费了好大周折才将那清洁工带走。这一天的《大华晚报》上还刊载出一小块新闻,说是松山机场抓着了一名企图偷渡入境的“香港难民”。而原定于上午起飞“克什米尔公主号”,下午才由启德机场起飞,当天下午,6时30分,客机于北婆罗洲沙捞越附近上空发生爆炸,中国代表团的3名成员、5名记者,和来自波兰、奥地利及越南的记者共11人,全于空难中丧生。
  “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发生后,台湾的特务机关成了全世界舆论的众矢之的。不过,毛人风倒为此事荣升为中将,成为保密局有史以来第一个还活着时就升任中将的局长。至于赵斌承与陈鸿举,在颁奖会上,却说过如下的话:“这种事还颁奖呢!连自己的儿子问起来都不能承认的事,还要叙奖?”
  七、侦破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共谍案
  2005年11月25日,在纪念中国书法巨擘舒同一百周年诞辰时,有报道说,舒同就是当年中共内定的解放台湾后的第一任省委书记。
  据最新披露的材料,为了配合解放台湾,当年中共的秘密交通员朱谌之从香港抵台,潜伏在国民党军队国防部的任参谋次长地下党员吴石在寓所秘密接见朱谌之,向她提供了一批绝密军事情报资料,包括《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舟山群岛和大、小金门的《海防前线阵地兵力、火器配备图》,台湾岛各战略登陆点的地理资料分析,海、空军的部署及兵力情况等。这批情报通过管道很快从香港送到华东局,由舒同递送去北京。当年毛泽东听说这些情报是经一位女共产党员秘密赴台从一位国民党高层的“密使一号”那里取回时,当即嘱咐:“一定要给他们记上一功哟!”还在红线格信纸上写下:“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春早。”后来因国民党保密局抓获共产党台湾工委委员陈泽民,随后又抓获工委书记蔡孝乾。蔡变节后,导致岛内四百多名共产党员被捕,吴石、朱谌之后来都被执行死刑。
  吴石案就是谷正文一手经办破获的。保密局抓获台湾的工委书记蔡孝乾后,从他的一个记事本上发现了很多名单,其中有一名“吴次长”,据分析,此人便是国防部中将参谋次长吴石。吴石出身于保定军官学校,与陈诚算是前后期的同学,另外,他与参谋总长周至柔的关系也不错。半夜十二点,谷正文带领手下人敲开了吴石的家门,而吴石对他的指控坚不承认,并企图以自杀来抗议。后来,谷正文心生一计,于凌晨五时先把吴石的妻子带去到自己家里,让自己妻子陪同她拉家常,又谎称自己在吴石南京担任国防部史政局局长的时候,还是个科员,多亏了吴石提拔,才升为上校,现在吴石出了事,很想帮他,但就看你这当妻子想不想救次长了。吴妻受骗,招供出吴石的所作所为。翌日凌晨,谷正文马上打电话给毛人风,告诉他:“今天就可以抓吴石了,罪证确凿!”
  事后,毛人风好奇地问谷正文是如何让吴妻开口的,谷正文把侦办的过程说了。毛人风对这种不按牌理出牌的做法先是微微一愣,然后笑着说:“好厉害,以后可得小心防着你咯!”毛人风这人平素是不喜欢开玩笑的,谷正文与他相处多年,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调侃他。
  八、谋杀白崇禧
  蒋介石与白崇禧之间,有着几十年的纷争恩仇,在蒋的心中,对白崇禧最不能谅解乃至极欲采取谋杀手段报复的一件事,是对方在徐蚌会战(淮海战役)危急时,在武汉坐拥六十万兵力却无心再战,后挟失利之责逼退蒋介石下野。后来,白崇禧部队步步败退,又在蒋介石以他为揆阁宝座的诱惑下,于1949年12月30日从海口飞到台湾,但也从此不能离开这座藩篱一步了。
  白崇禧中计后,眼看桂系军队群龙无首而溃败,便完全认命,没有任何政治企图了,在台湾居闲的岁月里,打猎成了他生活中的一大乐趣,但不幸的是,这一与世无争的嗜好,也成为他悲剧下场的根源。有一天,蒋介石接到密报:“白崇禧不甘寂寞,意图发展客家组织,再造势力,联络地点就是一名客家人在台北市郑州路经营的一家渔猎用具店。”
  这个密报让种种数不清的新仇旧恨怒火中烧,蒋介石立即电召毛人风授命查办“老妹子”(白崇禧的代号)。谷正文设计抓捕渔猎用具店的老板,但老板坚决否认自己的店铺是一个政治活动基地。侦办的结果向蒋介石汇报后,可蒋介石却指责他们办事不力,他向毛人风施压说:“事情岂有这样简单?况且,他还是一个历史罪人。”于是,蒋介石正式命令毛人风采取制裁罪人的行动。接获任务的谷正文开始筹划暗杀行动,而这次行动的最高原则是,决不留下半点痕迹,以免外界怀疑是一个政治暗杀。
  第一次暗杀是利用白崇禧上花莲县寿丰山打猎的机会,在上山的铁路轨道制造事故,定名为“轨道谋杀”。结果,在谷正文的精心谋划下,两辆轨道车相机坠入深谷,千钧一发时刻,一名副官将六十岁的白崇禧推出车外,另四个人坠入深谷后身亡。谷正文随毛人风向蒋介石报告行动结果后,蒋介石并未苛责,只是说:“再从长计议吧!”
  寿丰事件后,白崇禧变得更加谨慎,深居简出,很难下手。第二个计划是“毒杀计划”,当时白崇禧有一个情妇傅太太,谷正文企图收买她,找机会将白崇禧毒死,但傅太太为人精明,不落圈套,这计划也就无疾而终了。但蒋介石仍不肯放过白崇禧。
  后来,谷正文得到一个消息,说“老妹子”自夫人死后,身心寂寞,人老心旺,正与一个张姓护士热恋呢。几天后,又有消息说,“老妹子”上中医协会理事长赖少魂处开了壮阳药泡药酒。谷正文认识赖少魂此人,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寒暄几句后,问:“昨天是不是有位四星级将军来过?”赖少魂是个机灵人,只好说出实情:“白将军不是病,他只是想补补。”谷正文软中有硬地威胁说:“不管是什么,你可要发挥专长,蒋总统让你多‘照顾照顾’将军,重病须下猛药!”并暗示要在剂量上动手脚,要让垂垂老矣的白将军不胜药力,赖少魂一听,忙说:“明白,明白!”
  1966年12月1日,张小姐再度前往白宅夜宿。翌日,白崇禧原定于上午八时出发为某工程剪彩,可超出半小时了仍未露面,副官推门探询究竟,发现张小姐早已离去,白崇禧则赤裸着身子爬卧在床上,早已经气绝身亡、四体冰凉了。至此,蒋介石与白崇禧之间长达数十年的恩恩怨怨,总算了断。而在这一年,谷正文也正式退役了。
  不过,直到40年后的2006年,白崇禧的儿子白先勇还是这样看父亲的死亡的:“关于他的去世有种种传言,但是我也没有结论,很多人讲是国民党特务下的手,我觉得是谣言。因为他们为何要留下一张药单?这很笨,他们完全可以做得不留痕迹。我相信医生的说法,他的心脏是冠状动脉硬化,一直不大好。”因此,白先勇坚信父亲是死于心脏病的。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