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逗号

开阔眼界,拓宽思路。沟通交流,快乐共度。交流在乎网名和是否有自己的头像。

 
 
 

日志

 
 
关于我

出生在辽宁锦州义县的一个小山村,高中毕业后在农村劳动两年。1974年来到北京航空学院上学,毕业后留校,1979年来到国家某部,一直工作到退休。1998年开始接触网络,目的就是广交朋友,也确实体会到了友情和快乐。我对博客和网络的理解是:沟通、交流与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战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悲剧  

2017-05-12 19:33:29|  分类: 奇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秋末年,经过长时间的混战和兼并,诸侯列国中只剩下西方的秦,中原以北的晋,东方的齐、燕以及南方的楚等。其中,晋国国君权力衰落,把持了实权的“六卿”之间开始了激烈的博弈。最终,赵、魏、韩三家将曾经的中原霸主晋国分而食之,史称“三家分晋”。公元前403年,周威烈王策命三晋为诸侯,战国的序幕即由此开始。
  吴起因战功而被鲁穆公封为上卿。齐国的张丑来偷偷拜会他,并带来了黄金若干、美女两个。吴起收了起来。很快他发现鲁穆公对自己起了疑心。吴起只得出逃,来到魏国。
  西河在魏国西面,紧挨着秦国。秦国国君做梦都想将它据为己有,所以,必须要有一个强悍的人守着它。就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翟璜对魏文侯说出了吴起的名字,只是魏文侯很快就否了他。魏文侯否定吴起的理由是这个人太凶残——一个连老婆都敢杀的人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魏文侯怕自己弄得不好会引狼入室。翟璜笑了。翟璜之所以会在此时发笑是因为他看到了魏文侯手中最重要的筹码——荣华富贵,而吴起要的就是这个。
  任何时候,魏国只要确保给吴起的荣华富贵比别的国家多,那么让吴起死心塌地地效忠魏国就没有任何问题。道理很简单:水里的鱼总是向着诱饵最多的地方游。魏文侯也笑了,因为他觉得翟璜很聪明。战国时代,看一个人是不是真正聪明就是要看他能不能体察人心,洞悉人性。这一点,魏文侯和翟璜都做到了。
  吴起就这样成了魏国的西河守将。很快,似曾相识的一幕又出现了——吴起成了魏国爱兵如子的杰出代表。在西河,他和士兵们同吃同睡同劳动。看见有士兵挑粮的,他抢过担子自己一个人往前冲。更让人泪如雨下的是:有士兵脚上流脓,他扑上去就把脓血吸出来,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整个西河守卫部队都感动得不行,哭着喊着要为吴将军拼死一战。而最后的结果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吴起带着精诚团结如一人的吴家军,筑城以拒秦,几次打败了秦军的进攻,并且攻占了河西五城。魏国自此走进了新时代,笑傲江湖的新时代——韩、赵两国都来道喜,三晋之中,唯魏最强。
  但好景总是不长。周安王十五年时发生的一件事,让吴起的心情那叫一个百味杂陈。魏文侯在这一年死了。在这个世界上,死人是很正常的,没有人可以永远不死。只是吴起突然觉得,他人生的春天又一次走到头了。因为太子击继位了,这个叫魏武侯的人拿走了他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魏武侯拜田文为相,全然不顾他吴起的心理感受。吴起瞄准那相位已经很长时间了,他和士兵们同吃同睡同劳动,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坐上那相位。吴起的心里失去了平衡。他找到田文,想要一个说法。
  吴起问田文,在魏国,能够领导三军将士为国杀敌的人是谁?
  田文笑眯眯地说:是你。
  吴起再问:那么总理百官,对人民有亲和力,使国库充实的人,又是谁?
  田文还是笑眯眯地说:是你。
  吴起又问:镇守边境,让秦兵不敢东进,韩、赵两国都对我国唯马首是瞻的人,又是谁?
  田文依旧笑眯眯地说:还是你。
  吴起愤怒了:既然这三样你都不如我,凭什么坐在相位上的是你而不是我?
  田文不笑了:唉,做相国的人最重要的是要老成持重啊!现在国君年少,周围一些国家的人立场不明,大臣们也是各自心里有小九九,人民对国家的前途充满忧虑。你说说看,这样的时刻,是你坐在相位上合适还是我坐在相位上合适啊?
  吴起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样的时刻,老成持重胜过一切,资历胜过一切。可他却很年轻,年轻到只能以作秀来取得荣华富贵。吴起最后给出的答案是悻悻的:这个位置你先坐着吧,但它终究是我的。吴起说完这话头也不回地走了。谁也没想到,这句话留下的杀伤力让魏武侯夜里失眠了。因为有内侍向他汇报了吴起说的最后那句话,在魏武侯听来,吴起简直就是在恐吓——什么“终究是我的”,干脆,你把国君的位置也拿去算了!但魏武侯不能生气,起码他不能让吴起看出他生气了,因为吴起手里有兵权。在这样的时代,一个手里有兵权的人基本上就拥有了一切。关于他所中意的任何一个位置,体面地乞求和带兵征讨,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所以吴起才敢说出“它(相位)终究是我的”这句话来。而今之计,必须当机立断割断吴起和兵权的联系。他不是进京跑官来了吗?那就不用再回西河了,先在京城待着吧。
  魏武侯果断地任命了一个新的西河守将。这是一个无限忠于王室利益的人,虽然看上去有些平庸,但魏武侯现在深切地感受到,比野心更好的品质就是平庸。
  吴起只得恋恋不舍地跑了,因为他看到了魏武侯的杀机。吴起从来不和杀机在一起,只和荣华富贵在一起——天下之大,荣华富贵不只在魏国一处。
  吴起来到了楚国。这时的吴起,心情那叫一个沧海桑田。虽然他已经是个中年男人了,却总是从上一个杀机跑向下一个杀机,始终和荣华富贵失之交臂。所以,对陌生的楚国,他本能地抱了一种观望的心态。但楚悼王熊疑却没有观望,而是直接任命了他——一见面就把相印交到他手里,连说三声“拜托了!”楚悼王之所以做出如此姿态是因为他太清楚楚国处在一个什么世道上。弱肉强食啊!说起来楚国的综合国力是不弱,但是制度弱。就像一盘散沙,缺乏一双坚定的手把它们捏合在一起。现在好了,坚定的手来了,吴起就是那双坚定的手。
  不过,很多年后,当楚悼王欣喜地看到国富兵强的楚国令“三晋、齐、秦咸畏之”时,他并不知道自己在给吴起带来荣华富贵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灭顶之灾。无数双仇恨的眼睛在盯着这个传奇却又冷酷无情的人。他们是——在吴起改革中被分流下岗的官员;楚国王公贵族中那些丧失既得利益的集团;相信“天不变道亦不变”的楚国中高级知识分子;潜伏在楚国伺机进行政变的间谍。事实上这些人从吴起改革伊始就想把他坚定的手给剁了,之所以一直没剁成只因为楚悼王的存在。楚悼王熊疑是吴起改革坚定的保护伞,遗憾的是,他不能保护吴起一辈子。因为他要先走了,先行一步离开这个人心叵测的世界,只留下继续冷酷无情的吴起去收拾残局。
  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这是战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悲剧之一。吴起死在了楚悼王熊疑的遗体上。吴起当时正在参加熊疑的遗体告别仪式,那些在改革中丧失了荣华富贵的人趁机手持弓箭想射杀他,吴起见势不妙,便急中生智冲向熊疑的遗体,趴在他身上寻求保护。但是,箭还是射过来了,有几支箭甚至射到了熊疑的遗体上。
  吴起就这样以一种很难看的姿势离开了人世。死前他终于明白一个道理:一个人追求荣华富贵不能以损害他人的荣华富贵为前提,否则就有可能死得很惨。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