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逗号

开阔眼界,拓宽思路。沟通交流,快乐共度。广交朋友,友谊永驻。真诚坦荡,友好相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在锦州义县的一个小山村,高中毕业后在农村劳动两年。1974年来到北京航空学院上学,毕业后留校,1979年来到国家某部,一直工作到退休。1998年开始接触网络,目的就是广交朋友,也确实体会到了友情和快乐。我对博客和网络的理解是:沟通、交流与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逼债  

2017-05-22 19:42:50|  分类: 四大名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漠北以北《逼债》
      《水浒》里面的一百单八将,绝大部分是贼寇和黑社会。无论按哪个年代的正统道德标准,都是十恶不赦的人渣败类。

鲁达是这帮贼寇里面难得的一个好人,从头到尾,他未曾做过什么坏事,反而多次不惜代价的救助他人。

鲁达两次触犯法律逃亡,都是为了救人,第一次是救金家父女,第二次是救林冲。第一次救人,失去了在军队的大好前途。第二次救人,连个容身之处都没有了,只好流落江湖落草为寇。但是,他从未为此后悔过。

《水浒》里的英雄经常救人,但是被救的,往往都是杀人越货的贼寇和同党,比如抢劫犯晁盖,比如杀人犯宋江。

而鲁达救的,则是真正无辜的人。无论陷入火坑的金家父女还是被陷害的林冲,都是无辜的。而且,也没有指望被救者给他任何回报。

逼债与杀人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鲁达救金家父女,纯属偶然。他和史进以及李忠三人,在酒楼吃酒。听到隔壁有人啼哭,不免烦躁。鲁达发了脾气,把酒保叫来问怎么回事。

酒保说:这个哭的,是绰酒座卖唱的父子两人,不知官人们在此吃酒,一时间自苦了啼哭。

鲁达的反应令人肃然起敬。

他说:可是作怪!你与我换的他来。

按理说,顾客是上帝,在酒店吃饭,享受良好的服务是顾客的权利。有人吵闹影响情绪,属于消费者合法权益受到了伤害。知道缘由后,不追究对方责任,让对方回避或者收声,已经算是足够善良了。

毕竟,天下自苦的人多了,失恋了自苦,生病了自苦,买不起房子自苦---

想自苦你一边呆着去。你无权用你的悲伤打搅我的快乐,无权用你的啼哭侵犯我的权利。

更何况,鲁达正和朋友吃饭,一般人谁也不会在这个场合败兴多事。

但是,鲁达的表现令人感动,在听到是卖唱的父子二人因“自苦”啼哭后,他说:可是作怪,你与我唤的他来。

鲁达没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是要问个究竟。

是因为好奇?因为想听听别人的悲惨故事助助酒性?为了听人唱个小曲儿?

很明显不是。

鲁达听到别人“自苦”啼哭,第一反应是看看对方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忙。

水浒一百单八将,唯一一个得了正果成了佛的,就是鲁智深--现在的鲁达。

鲁达是佛。

一片佛心,救苦救难。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所以,鲁达说:你与我,唤得他来。

然后,他知道了金翠莲的遭遇。

金翠莲和父亲,正在被黑社会追债。

这是一笔阎王债。

逼债与杀人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黑社会的老大,是当地的优秀民营企业家,郑氏肉类加工集团老板,外号镇关西。

金翠莲的遭遇,令人闻之落泪。

她们一家人来投亲,不想亲戚搬走了,母亲生病死在了客栈,流落当地。黑社会老大镇关西郑大官人,垂涎她的美貌,强行把她霸占。

在把金翠莲玩腻了以后,镇关西把她和老父赶出了家门。

如果仅仅如此,那镇关西也就是一个普通的恶霸。

但镇关西比普通恶霸狠毒的多。

他逼迫被他强行蹂躏玩弄后的金翠莲和她老父,偿还根本不存在的三千贯债务。

三千贯,大概相当于现在的150万人民币,再加上利滚利的利息,金翠莲父女这辈子是根本没有可能还清的。这样,她和父亲就只能永远沦为镇关西的挣钱工具。开始卖唱,最后卖身,直到被榨干最后一滴血汗,惨死街头。

金翠莲根本跑不了,镇关西的黑社会团伙几乎无孔不入,连酒店的小二都是他的人,负责替镇关西看守父女两。

金翠莲母女之所以在鲁达隔壁房间哭,是因为这两日酒客稀少,违了钱限,怕他来讨时受他羞辱。

这句“怕他来讨时受他羞辱”,听起来轻描淡写,实际上却可怕之极。

什么程度的羞辱,能让这对弱女老人想一想就会吓的抱头痛哭呢?

关于黑社会讨债,有个现成的例子。

2016年4月,山东聊城,一名叫苏银霞的女企业家被黑社会堵门讨债。她借了债主135万元的高利贷,月息10%。此前,她已经还款184万,并将一套价值70万的房子抵债,剩下的钱,她实在还不起了。

4月13日,讨债者把大便拉到马桶里,把她头按到里面。第二天,更是用各种不堪入目的方式羞辱折磨她。他们脱下苏银霞儿子的鞋捂在苏银霞嘴上,在苏银霞母子面前放黄色录像,最后脱掉裤子用生殖器蹭苏银霞的脸。

由此,你可以想象一下金翠莲即将因为还不起钱面临的“羞辱”是什么了吧?

弱女老人,出门在外,举目无亲,母亲新丧,被恶霸霸占玩弄,被黑社会控制成为赚钱工具,因为没有挣到额定的钱数,即将面临不堪的羞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唯有父女二人抱头痛哭。

这是何等的惨剧!这是何等的人间!

所幸,她碰到了鲁达。

鲁达立即毫不犹豫的对陷入火坑的金家妇女进行了救助。

他的救助计划简而言之,就是两个目标,三个步骤。

两个目标:让金家父女顺利逃走;教训镇关西。

三个步骤:给金家妇女凑集路费;协助金家父女逃离看管顺利离开;去镇关西那里找茬把镇关西痛打一顿。

鲁达一开始是没打算把镇关西打死的,他只是对其恶行过于愤怒以至于下手太重。

鲁达貌似粗鲁,其实考虑问题非常周到,他让金家父女离开后,怕店小二去拦截,堵着酒店两个时辰,估计金家父女走远了才进行下一步行动。

鲁达的救助方案非常完美,实施效果也不错,金家父女顺利得救了。如果不是不小心打死了镇关西,这简直就是一次完美的营救行动。

鲁达是个有身份的军官,地位非同一般。他打死了镇关西,警察局想抓他归案,得先去他服役的经略府请示,得到对方同意才敢抓人,后期对他的处理也要向经略府汇报。

有军队护着,如果只是把镇关西打伤,估计鲁达屁事儿没有,还是安安稳稳的做他的军官。

一切都很完美,如果鲁达没有失手打死镇关西的话。

但是且慢,事情有点不对劲啊!

鲁达你不是嫉恶如仇吗?难道仅仅让金翠莲父女逃离虎口,仅仅把镇关西打一顿,正义就得到伸张了吗?

想想金家父女的惨绝人寰的遭遇,这种结果距离正义伸张,是不是差太远了?

怎么才算伸张正义?

把镇关西送到衙门,追究他霸占民女的罪行,退还强占的金翠莲的血汗钱和卖身钱并赔偿损失,把包括助纣为虐的店小二在内的当地黑社会团伙一网打尽,解救其他受害者。这才算正义得到伸张啊!

说到这里,我们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在鲁达打死镇关西之前,当地的衙门,就像不存在一样。

对镇关西来说,当地衙门不存在,他胡作非为毫无顾忌。

对金翠莲父女来说,当地衙门也不存在,她们含冤受屈却根本没有尝试去寻求衙门的帮助---也许求助过了,但是肯定没有用。

而鲁达,堂堂一个军官,一个镇关西见了都得忍气吞声毕恭毕敬的狠角色,同样没有试图寻求衙门的帮助。而是仅仅选择了帮助受害人离开然后把镇关西打一顿这样一种极其无奈的处理方式。

鲁达是体制内的人,是有军队罩着的人,而且是当地黑社会老大害怕的人,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试图利用衙门的武器,将整个黑社会连根拔起。

不是他糊涂,而是他清醒。

他清醒的知道,虽然以自己的身份地位,可以把镇关西这个黑社会老大痛打一顿而全身而退,但是却无力以衙门的武器撼动黑社会的根基。

因为,一旦黑社会成长到一定的程度,他就必然反过来控制当地的衙门。任何一个黑社会猖獗的地方,衙门均毫无例外的逐渐成为黑社会的同伙。

我们刚才提到的被黑社会追债的苏银霞,他报了警,然而衙役来了之后,仅仅说了一句:讨债可以,不要打人。就拍拍屁股走了。

苏银霞的报警,换来的是不是衙役的保护,而是黑社会更变本加厉的折磨和凌辱。

金翠莲父女报警的话,结果肯定也和苏银霞一样,甚至更为不堪,所以她们只能默默忍受,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父女二人抱头痛哭。

鲁达是个聪明人,他对这一切都非常清楚。所以,他也不会傻乎乎的去报警,否则,不仅问题解决不了,还会把金翠莲父女置于危险之中。

他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金翠莲逃离火坑,再去教训教训镇关西,却无法真正去为金翠莲和无数在黑社会蹂躏下呻吟啼哭的可怜人伸张正义。

鲁达敢打镇关西,因为他清楚自己的地位,自己是军人,有军队的保护。只要不把镇关西打死,他就不怕。

只是,他失手了,镇关西死了。

镇关西死后,一直坐视镇关西和他的黑社会团伙为非作歹的衙门,开始出现了,开始行动了。

《水浒》里面的“好汉”犯罪后,往往会被衙门各种开脱各种轻判,比如武松,比如宋江。

但是,对于鲁达,衙门毫无轻判的意思。

因为他是真正的义士,是黑社会控制的衙门最不能容忍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